我真的是正派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正派
刀主的到来。
对于秦书剑来说,既是一个意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每一个纪元里面。
都有道果境界的强者诞生。
纪元终结,寰宇崩灭。
众生都会陨落。
但是道果境界的强者,却能够有手段留下,或者在下一个纪元重生,或是干脆的安然渡过一个纪元。
所以。
几个纪元下来。
秦书剑也不敢肯定,到底有多少强者留下。
他只清楚。
有部分强者自己自己所熟知的强者,是从前面几个纪元中存活下来。
除此外。
秦书剑也没有太多信息掌握。
甚至于。
他都以为刀主当年已经战死,也没料到对方竟然这么快就回归。
不管怎么说。
刀主的回归,对于天庭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毕竟对方的实力,也是真的足够强。
哪怕现在只是刚刚突破真仙,也是同样如此。
作为道果境界的强者。
真正的实力,根本不能用单纯的境界来衡量。
天宫内殿。
秦书剑坐在主位上面,已是陷入了沉思。
“四大部洲,牵引了四个玩家世界降临,现在刀主已经回归,其他三个玩家世界,却不知是谁在那里。
或许能够从玩家的口中得到些消息,但也不一定准确。”
秦书剑摇了下头。
正如同刀主一样,其他人进入玩家世界,肯定也是用了屏蔽的手段,不可能公然将自己本来面目示人。
也就是说。
对方在玩家世界里面,应该是用了其他身份掩盖。
純純媽咪天才寶寶 雲痕
再加上欺天令的存在。
才能欺瞒玩家世界的天道。
“这样一来,就只能等待日后再说了!”秦书剑没有在这个事情上多想。
反正欺天令的存在。
也不可能掩盖多久。
等到欺天令破碎,他们自然就会回归。
现在的秦书剑,更多的是将注意力,留在了魔渊的身上。
按照他的猜测。
魔渊应该是前面纪元强者留下的后手,当然,也不排除是这个纪元的强者。
但不管怎么说。
魔渊跟道果强者,绝对脱离不了干系。
所以。
不论怎么样。
双方都迟早是要有一战的。
“玩家的事情可以放一下,纪元的事情也可以放一下,等到将那些捣乱的都灭掉以后,才能真正的对玩家世界动手。
现在的话,先解决掉魔渊才是主要的事情。
眼下的纪元里面,寰宇应该没有以往那么浩瀚无边,他们就算是有后手留下,也绝对藏的太深。
魔渊是一个,华鼎洞府也是一个,除此外,应该是没有第三个存在了吧!”
秦书剑暗忖。
华鼎洞府,就在大千世界里面。
但是要想将其找寻出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也不敢肯定。
华鼎洞府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是真正的传承洞府。
还是有古老纪元的强者,在那里等待重生的机会。
要是前者还好。
那么华鼎洞府就没有什么危险,但要是后者的话,就是一个隐患了。
“一个不知是敌是友的道果,不解决也是不行,如果是朋友还好,但要是敌人的话,就得消灭掉了!”
秦书剑面色泛冷。
这么多个纪元里面,诞生的道果可不是都完全一条心。
有的人想要安于现状。
有的人想要博取一条生路。
理念不同。
也就会产生分歧,最终演变成为敌对。
识海中。
戮神刀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秦书剑跟刀主的谈话内容,那这件祖兵陷入了自我怀疑当中。
虚妄!
真实!
对此,戮神刀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所处的世界,是一个虚假的世界,而自己同样也是虚妄的产物。
既是虚妄。
自然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所以。
戮神刀有些魔障了。
直到现在,他才勉强从自我怀疑中清醒一下,艰难开口问道:“天帝,寰宇真的是虚假的吗?如果是虚假的话,那我们岂非也是虚假。
既是如此,我们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你认为什么是虚假,是什么是真实?”秦书剑淡然一笑,反问了一句。
戮神刀没有立刻回话,而是在回想对方所说的问题。
然后,他才回道:“真实便是存在的,虚假便是不曾存在的。”
戮神刀勉强给出一个不算答案的答案。
对于虚假跟真实。
他也没有太多的认知。
秦书剑说道:“所谓的虚假跟真实,都只是相对而言罢了,你认为你是存在的,那么你便是存在的,你若是认为自己不存在,那你便是不存在的。
有句话说的好,我思故我在。
虚假跟真实,向来都没有太多清晰明确的定论。”
戮神刀沉思。
秦书剑接着说道:“虚假跟真实根本没有太多的界限,不论真实与否,只要你能够存在,那就足够了。
可要是没有办法存在的话,那就需要做出反抗。
如今有真实的力量,正在侵蚀我们所在的寰宇,如果我们不做出反抗的话,那么迟早有一天会被真实给吞噬掉。
要想抗衡真实,我们就必须拥有同等的力量。
我與女神們的荒島奇緣 聚散流雲
说白了。
谁也不是为了谁而战,我们也不是为了寰宇众生而战,我们只是想为了自己而战。
无数岁月的苦修,登顶道果境界,结果却发现自己等同于笼中鸟,只能够默默等待死亡的到来,又是何等的可悲。”
在外人看来。
道果是一切修行的终点,也是毕生追求的境界。
但只有真正到达那个境界以后,才会发现,那个境界到底有多可悲。
有些时候,知道的太多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要是不突破道果境界,以真仙的寿元来说,也等不到纪元终结的那一天。
可一旦突破道果境界。
才会明白自己所处的天地,到底是怎么样的天地。
知道的多。
也就会有反抗。
一个个纪元积累下来,想要反抗的强者也就越来越多,真正甘愿坐着等死的,根本就没有几个。
能够走到道果这一步。
大多数都是拥有果决的心。
戮神刀闻言,心中也是释然。
的确。
虚假跟真实,根本就没有什么界限。
自己存在,能够思考,便是真实存在的。
所谓的虚假,也只是相对来说而已。
心结解开以后,戮神刀紧跟着问道:“天帝曾说过,寰宇外面有真实的力量在侵蚀,所以才会引发纪元的终结?”
“不错。”
秦书剑点了下头,沉吟了一下以后,他给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你可以将寰宇想象成一个圈,而真实的力量是一个更大的圈,当寰宇扩张,以及真实力量向着收缩的时候,到得一定程度以后,两者就会触碰。
两者一旦触碰,寰宇就会如同泡沫般崩灭开来。
每一次寰宇的崩灭,都是会回归最初的起点,然后再一点点的向外扩张。
可实际上。
因为真实力量的收缩,寰宇能够扩张的范围,其实都是一次比一次小,直到最后真实力量完全收缩殆尽,那么就再也没有新的纪元诞生。”
对于秦书剑的解释。
戮神刀这才恍然大悟。
他对于寰宇以及真实力量,原本没有太多的认知,现在经过解释以后,才算是真正明白了过来。
随后。
戮神刀便是默默消化这些内容。
另一边,秦书剑也没有再说什么。
有句话他没有说。
那就是寰宇越小,力量也就越弱。
前面几个纪元的终结,已经是让寰宇力量损失孙了虚度。
如果这个纪元仍然没有什么动作的话,那么再到下一个纪元,纵然是能够牵引玩家的力量过来,也没有吞噬玩家世界的可能。
因此。
不论是否跟玩家世界相融,眼下这个纪元,都是唯一的机会。
“这个纪元,已经是在变强了!”
秦书剑成为天帝以后,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天地的变化。
天地作为寰宇的一份子。
寰宇在变强。
天地自然也在变强。
跟真实的世界融合,寰宇已经是在慢慢汲取良性的真实力量,来增强自身的底蕴。
这是寰宇所做出的反击。
对于寰宇的变化。
秦书剑相信玩家世界的天道,也是清楚的很。
但是到现在为止。
玩家世界的天道,仍然处于蚕食的阶段,就可以知晓对方根本不在意寰宇的变强。
毕竟寰宇再强。
也不可能威胁到真实的世界。
因为两者在力量层面上,就有本质上的差别。
如今玩家世界没有大举进攻的原因,便是因为有其他几个玩家世界的存在。
谁都想吞噬掉寰宇。
但是。
谁也不想跟其他世界天道分享。
这也是为什么,寰宇会同时接引四个玩家世界的原因。
目的就在于牵制二字上面。
很快。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秦书剑便是召集众神议事。
一座殿宇里面。
席阳从修炼中清醒过来。
“天帝召见!”他心中虽有疑惑,但也没有迟疑太久。
三年的潜修。
席阳没有一刻离开过大殿,现在天帝召集众神议事,正好可以让自己出去走一走。
从蒲团上面起身。
席阳没有去动那个牵引星辰力量的印玺。
因为只有印玺的存在。
才能将星辰力量牵引下来,然后再将星辰力量,向着四大部洲灌注。
可以说。
封神的印玺,便是最重要的东西,同样也是众神身份的象征。
走出大殿。
席阳便是看到了其他强者。
“阳兄,许久不见了!”爽朗的声音传来,千瞳皇已经是御空靠前,落在了席阳的面前。
“千瞳皇。”
席阳微笑点头。
千瞳皇既然要卖好,他也不会给对方脸色看。
现在天庭封神。
所有的真仙在一定程度上,都是份属同僚。
千瞳皇说道:“天帝召集我们前去议事,不如你我一同前往吧!”
“也好,请。”
“请!”
旋即,两人向着天宫而去。
此时。
其他殿宇中,也有强者向着天宫而去。
秦书剑的诏令,让所有的强者都从闭关当中清醒了过来。
天庭三百多座殿宇。
在天地罡风层中,占据了万里的地域。
但对于真仙来说。
万里地域,也不过是转瞬间的事情。
只是天庭里面存在阵法,其他人想要打破虚空,或者横渡虚空穿梭的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想要在里面行走。
那就只能一步步的来。
但就算是这样,对于其他真仙来说,也是不需要多少时间。
天宫门前。
千瞳皇跟席阳看到了一人,顿时便是停下来,拱手问候:“北极战神!”
“阳兄、千瞳皇!”
破山皇此刻也是略微拱手回礼。
在天庭里面,可以用神位相称,也可以用原先的尊位相称,其实都没有问题。
但是。
低神位的强者,遇到高神位的强者的时候,一般都是以神位相称,才能显得尊敬。
看着眼前的破山皇。
千瞳皇内心也是极为的复杂。
论及实力。
他在封神以前,根本不弱于破山皇,可是对方却得到了北极战神的位置,自己只能得到一个周天星宿的位置。
而且。
在星宿里面也非前列,仅仅是不上不下而已。
对于这个事情。
千瞳皇也是心知肚明。
他投靠人族的时候,已经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而且差不多等于是被迫的那种,跟破山族的主动臣服,完全是两个极端。
也是因为这个。
所以破山皇等到了北极战神的位置。
木已成舟。
千瞳皇也知道,现在后悔是没用的。
得到北极战神的位置以后,破山皇的实力已是突飞猛进,绝非现在的自己可以比拟。
破山皇看着千瞳皇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虽然他没有读心术,但也能够从对方的脸色中,看出一些明显的东西。
“有时候站队还是很重要的,太过于谨慎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破山皇心中略有感慨。
他现在也有些后悔,后悔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投靠了人族。
不然的话。
極品天尊 極樂天
自己现在不单单是一个北极战神,就算是五方帝君,也许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但后悔没有用。
现在能够作用北极战神的位置,对于破山皇来说,也是完全足够了。
天宫内殿。
众神已经陆续到来。
等到众神来齐以后,上方原本空无一人的主位,此时突兀出现了秦书剑的身影。
顿时。
所有人躬身下拜:“见过天帝!”
“诸卿免礼!”
“谢天帝!”
众人直起身。
主位上面,秦书剑俯瞰下方众神,无形的威压已经是在天宫里面弥漫。
众神里面。
五方帝君是站在最前面的。
往后,便是四极战神。
至于最后的话,才是三百六十五周天星宿。
将所有人都看了一眼,秦书剑对于众人的修为,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
实力最强的。
仍然是昭皇。
对于进入天庭潜修几年,如今已是成为了天庭里面,不算他在内的,唯一一个真仙三重的强者。
而以昭皇的实力来看。
对方臻至三重仙的境界,实力必定是已经超越了下三重的极限,达到了中三重的地步。
具体有多强。
没有真正交手,秦书剑也不敢妄自猜测。
因为在他看来。
如果这个纪元没有出现意外的话,能够诞生的道果强者里面,必定是有昭皇的一席之地。
对方突破的概率。
就算是魔皇司瀚海跟萧乘风,也许都要略差一筹。
后两者。
一个是初代魔皇,得到魔族的气运灌注,一个是上古强者转世,本身就底蕴深厚。
相比起来。
昭皇才是依靠自己,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人杰。
尽管对方身上拥有不少的机缘,但也是凭借自己得来的,跟其他人完全不同。
看了一眼以后。
秦书剑将目光收回,然后挥手间便是用真元凝聚在半空中,凝聚出了一面令牌的虚影。
因为所走的道路不同。
他现在的肉身不是仙体,真元也没有蜕变为仙元,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秦书剑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对于自身的力量。
他仍然是视作真元,但跟其他修士的真元相比,却又强大了许多。
只见真元凝聚。
一面青铜令牌虚影,直接呈现在了大殿上方。
所有人的视线,也都是不约而同的落在了令牌上面。
青铜令牌。
绝大多数的人,都是非常的陌生。
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只有昭皇等人族强者,眼中才有疑惑闪过。
早在秦书剑没有成为天帝以前,就大肆的派人寻找青铜令牌的存在。
也是因为这样。
昭皇等人哪怕没有太多的关注,但也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所以他们对青铜令牌,也是有点眼熟。
“敢问天帝,不知这个令牌到底是什么东西?”有真仙拱手问道。
“此令牌没有名字,但是令牌的背后却存在一个封印,一个关押邪魔的封印,若是令牌落在其他人的手上,不小心打开封印的话,那必定是一场劫难。
如今大千世界,本来就存在不少的外患,所以封印的邪魔,绝对不能被解救出来。”
秦书剑面色威严,沉声说道。
“四大部洲各族,必须要将青铜令牌找寻出来,交到朕的手上。
为此,但凡将青铜令牌提交上来者,都能得到中三重真仙的凶兽精血,以及完整的下三重真仙凶兽尸身一具。”
话落。
除却昭皇跟萧乘风以外,其他人都是面色一变。
中三重真仙的凶兽精血!
下三重真仙的凶兽尸身!
两样东西,任何一样都是堪称无上的至宝。
前者可以淬炼体魄,后者也同样能够淬炼体魄。
只是相比起单一的精血,后者乃是完整的尸身,能够起到的作用会更大一些。
但不管是哪一样。
都是无上的宝物。
哪怕是真仙使用,仍然可以提升自己的实力。
如果说,原先有人对于找寻青铜令牌不以为意的话,那么在听到奖赏以后,呼吸也是略微急促了起来。
突破真仙以后。
肉身蜕变为仙体,往后的每一丝提升,都是极为的困难。
凶兽精血。
便是为数不多,能够提升体魄的东西。
虽然说传统路线的真仙,是以规则为主,但是强大的肉身,也同样是有用的。
顿时。
便有真仙沉声说道:“天帝放心,我必须将青铜令牌寻来!”
“如此最好。”
秦书剑点了下头,然后面色淡漠:“朕丑话说在前头,谁要是敢得到青铜令牌以后擅自使用,那就等同于背弃天庭。
至于下场如何,想必也不用朕多说了。
你们也可以赌一下,你们使用青铜令牌的时候,朕是否会有察觉的出来。”
闻言。
俏紅娘財迷格格帶球跑
众神都是沉默。
到得现在为止,他们也不好肯定,青铜令牌背后到底牵扯到了什么东西。
是真的封印了邪魔。
还是存在别的东西。
重生之逆转仙途
可是。
谁也不敢轻易的去赌。
秦书剑的话,让他们心中生出忌惮。
虽然也有人想要探寻下秘密,但万一使用青铜令牌被对方察觉到,那就是死路一条。
至于掩藏——
那就未必了。
因为实力越强的存在,手段也是越多。
去赌一个不确定的概率,谁也不敢这么做。
看着众神沉默。
秦书剑说道:“魔渊再有三十年左右,就要跟大千世界相融合,到了那个时候,覆灭上古天庭的魔渊大劫,便会再度降临。
以目前天庭的力量,要想抗衡魔渊不易。
不过如今星辰力量已经牵引下来,朕看诸卿实力提升也是不慢,三十年后应该能够拥有抗衡魔渊的力量。”
三十年后。
魔渊降临!
后者他们是清楚的,毕竟现在大千世界最大的威胁就是魔渊。
但是魔渊的降临在三十年以后,则是出乎预料。
在他们的预想当中。
魔渊的降临,至少也在五十年往后才是。
现在三十年的时间。
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等同于是缩短了一倍有余。
一倍时间的差距。
任何事情都能起到重要的作用,更别说是现在了。
犬皇沉声说道:“启禀天帝,眼下虚空邪魔也在日夜攻打天地屏障,要是魔渊大劫开启的话,虚空邪魔也许会落井下石。
要想对付魔渊,我们必须先一步将虚空邪魔解决掉。”
“东阳帝君所言有理。”
顿时便有其他真仙点头附和。
作为五方帝君。
犬皇如今不单单是九首犬族的皇者,在天庭众神当中,也是拥有莫大的地位。
五方帝君。
以中元帝君为首。
腹黑王子的俏皮公主
但是东阳帝君,也足够排在第二位。
也就是说。
犬皇在天庭中的地位,仅次于天帝以及中元帝君之下,所以有不少真仙,也想要找寻机会,卖这位东阳帝君一个好。
昭皇沉声说道:“对虚空邪魔出手,那是必然的事情,但是虚空邪魔里面拥有四位魔帝,俱是上三重真仙的强者。
眼下我们天庭实力虽然不弱,但也暂时没有上三重真仙坐镇,要想对付虚空邪魔,仍然是差了许多。”
“的确,天庭的实力跟虚空邪魔相比,存在一定的差距。”
秦书剑面不改色,平静说道:“但是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虚空邪魔也是必须要出手解决的存在。
现在星辰力量牵引下来,诸卿实力提升不慢。
相信再有一二十年的时间,不说诞生出上三重真仙,相信中三重的真仙,也是没有问题。”
“只是——”
“还是那句话,留给天庭的时间不多,如果不能将虚空邪魔的问题解决,魔渊大劫降临,天庭绝对没有抗衡的可能。
换句话来说,如果天庭连虚空邪魔都不足以对付的话,又哪有足够的力量对付魔渊。
所以最快十年,最迟二十年,天庭将正式打开天地屏障,向虚空邪魔宣战。”
秦书剑神色淡漠。
最快十年,最迟二十年,他就要对虚空邪魔动手,等的太久已经没有必要了。
眼下虽然说魔渊到来,大概是在三十年以后。
但是谁也不敢肯定。
魔渊到来的时间会不会提前。
而且。
要是二十年后的天庭,不能对付虚空邪魔的话,那么三十年后的天庭,也不可能对付的了魔渊。
既然早晚都要动手。
那就干脆早一点。
更重要的是。
在秦书剑眼中看来,二十年的时间,已经完全足够了。
魔渊最大的问题,就在于那几个魔帝。
只要将魔帝解决了,其他的虚空邪魔都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夢幻泡影
凭借如今天庭的底蕴。
再给多一些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下方众神。
不少都是面面相觑,最后相顾无言。
秦书剑的命令,他们都没有反驳。
因为他们听的出来,对方话语中的果决,这个时候就算是开口,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再者说。
真的再给天庭一二十年的时间,未必就没有机会对付虚空邪魔。
毕竟天庭成立到现在,也只是三年时间而已。
只是三年时间。
天庭就拥有了三百多位真仙。
其中更有不少真仙,突破到了二重仙的境界。
正如秦书剑所说。
只要再给一些时间,培养出一批中三重的真仙,完全是没有问题。
至于魔帝的话。
不少人都是将视线看向上方的秦书剑。
这位天帝的实力。
一直都是一个迷。
对方有信心对虚空邪魔宣战,那绝对是拥有很大的把握。
也就是说。
这位天帝的实力,至少不会弱于上三重真仙。
或者现在有所不如。
可是十几二十年以后,那就未必了。
议事结束以后。
众神从天宫退下。
回到各自的殿宇以后,所有人都是将青铜令牌的消息,立刻传递了下去。
中三重真仙的凶兽精血,以及下三重真仙的凶兽尸身,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难得的至宝,当然不可能放过。
九首秘境。
如今的九首犬族里面,主事人便是祝辰。
因为犬皇贵为东阳帝君,已经是进入天庭修炼。
祝辰作为犬皇以下的最强者,自然是暂时接任犬皇的职责,统管九首犬族。
在一定层面上。
祝辰现在虽然没有犬皇的尊位,但是行事以及地位,都跟犬皇没有任何区别。
大殿里面。
祝辰居于主位上面,朗声说道:“吾皇从天庭传讯而回,勒令我们必须找寻到此青铜令牌,不得有任何的失误!”
说话间。
他已经将青铜令牌的虚影,用真元凝聚了出来。
所有长老都是将目光看向青铜令牌,每个人的眼中俱是有疑惑的神色。
孔业说道:“这个令牌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吾皇要找寻令牌?”
“令牌不是吾皇需要的,乃是天帝的命令,传闻令牌是关系到一处邪魔封印的消息,所以天帝才会勒令万族找寻令牌。
上古圣猿在西游
而且吾皇传讯,谁若是能够找寻到令牌,都能够得到一滴真仙的精血,以及足够修炼到天人十重的资源。”
祝辰摇摇头,然后补充了一句。
轰——
话落,顿时在大殿里面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所有长老的面色,都是变得涨红起来。
“大长老所说的事情,可是真的?”
“只要有人找寻到青铜令牌,便可以得到真仙精血以及修炼到天人十重的资源吗?”
他们激动。
也没有办法不激动。
真仙精血。
修炼到天人十重的资源。
这些东西,任何一样对于其他人来说,都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两者结合在一起。
更是没有人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祝辰说道:“此事乃是吾皇所说,自然不会是假的,只是除却我族以外,其他万族也在搜寻青铜令牌的下落。
如果令牌被其他种族得到的话,吾皇只怕会有怪罪。”
“大长老放心,我等自然竭尽全力,绝对不会让吾皇失望!”
孔业拱手说道。
他的脸上,也是有些激动的神色。
星辰力量灌注,已经让孔业从天人九重,正式突破到了天人十重,但是还没有修炼到一个圆满的境地。
要是能够得到一滴真仙精血的话。
那么他有信心,短时间内将自己的境界,臻至一个圆满的程度。
届时。
孔业也就有了冲击真仙的资格。
所以,犬皇给到的奖励,对他来说有难以抵挡的诱惑。
“都去吧!”
祝辰挥了挥手,直接让所有人退下。
等到大殿里面没有任何一人的时候,他便准备进入修炼当中。
什么奖励。
对于现在的祝辰来说,都已经没有什么诱惑力了。
因为他已经臻至一个圆满的境界。
往后要做的,便是冲击真仙。
下一个因为理枫 糖果心
一旦九首犬族诞生出第二个真仙,那么实力必定会大增。
到时候。
九首犬族也差不多等同于,人族以下的最强种族了。
“只是突破真仙,又哪有那么容易!”祝辰叹了口气,面上神色也是复杂。
天人十重到真仙,只有一步之遥。
但想要迈出那一步,则是非常的困难。
有的时候。
想要迈出这一步,讲究的就是灵光一现,除此外剩下的便是依靠天赋苦修了。
祝辰摇摇头:“要是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只能是前往天庭,请求吾皇出手指点一二了,但那样也不一定就能突破成功。
真仙的路,终究是只能靠自己才能走。”
现在的他,对于突破真仙也是有很大的迫切。
不成仙。
终是蝼蚁。
如今真仙才是大千世界的主流,天人强者哪怕实力再是厉害,也仅仅是等同于中坚力量而已,没有办法跻身顶尖水准。
在某种情况下。
中坚力量,也差不多等同于实力大众化。
再说句难听的。
便是等炮灰没有什么区别。
谁也不想当炮灰,祝辰自己也不想。
“最快十年,最迟二十年,天庭就要对虚空邪魔开战了,到了那一刻,各族都没有避免的可能,那等级别的大战,真仙只怕都会陨落。
至于天人——”
祝辰想到犬皇传来的消息,他心中再是摇头。
脑海中思绪纷乱。
让祝辰也没有办法完全静下心来修炼,只能是枯坐在大殿里面,面色阴晴变幻不定。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
他才渐渐平复下来,然后就进入了修炼当中。
在九首犬族将找寻青铜令牌的消息传递下去以后,其他各族,也都是第一时间就将消息传递开来。
对于各族众神来说。
秦书剑给的奖励,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对于万族修士来说,各族众神给的奖励,也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这么一来。
找寻青铜令牌的热情,也是一下子就被调动了起来。
乾元圣地。
“现在各族都在找寻青铜令牌,言明谁要能找到青铜令牌,就能得到足以修炼至天人十重的资源,我等想要找寻青铜令牌的难度,只怕是大增了。”
殷半城脸色难看,随后看向秦元白以及方星阑两人:“二位副圣主,可有得到天帝的传讯?”
“——自然是得到了。”
秦元白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说道。
“传令下去,找寻到青铜令牌的人,只要将令牌交给乾元圣地,除了可以得到修炼至天人十重的资源以外,还能额外得到一件道器。”
闻言。
其他人倒是没有什么意外。
只是方星阑看向秦元白的眼神时,却是忽然间变得古怪了起来。
真的是这样吗?
自己怎么记得,天帝传讯给的奖励,乃是中三重真仙的凶兽精血,以及下三重真仙的凶兽完整尸身。
此刻到了秦元白嘴里,就被削减了无数倍。
心中有着想法。
方星阑也没有拆穿,而是将思绪转到了其他各族给的奖励上面。
最后。
他也在心中感慨了一句。
“中间商赚差价,不是一般的狠!
PS:支持正版,起点中文网(APP“起点读书”)《我真的是正派》!!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