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
小說推薦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第一百零七章   察办处行皇命
察办处的相关人员皆聚到了“倔驴驴肉馆”的周边,情况很明显,那就是架势已经拉开。
皇令归皇令,众人看来是有意必教训后唐护卫官们,这话说就是行恶众多惹人怒了。
驴肉馆的三五桌人可非都是闲客,闲客们是能吃饭喝酒没有时间观念的,最后可就剩下两桌客人了。
一桌不用多说就是察办处人员,另一桌自然而然是后唐护卫官,后唐护卫官一时间能看出已经是酒足饭饱了。
世事与非非,该发生之事总是要发生,更何况四五后唐护卫官进入的是新入京都城内新开张做食客买卖的犟姓店家哪!
话说这店家那里知道京都城内有这四五名后唐护卫官啊,更不知道这四五人是吃饭不给钱的主,当护卫官们起身要走之时,店小二可上前问询了,是要钱结账了!
酒足饭饱的几名护卫官大多已经喝闪脚了,见不开眼的店小二拦住了众人的去路,在向众人要饭钱。
不时纷纷将醉眼睁大了,开始冲店小二大喊大叫,“狗东西,你个不长眼的狗东西,你要什么,要什么,连我们都不认识,你的店是不是不想开了,滚,滚开!”
就在这时店老板出了柜台正要迎向众人,还没有等其说话,五六察办处的人员在另一桌上已经起了身。
一位察办处人员顺手从兜内掏出了银两道,“店家,这是食饭钱,给你放桌子上了,只多不少,兄弟们走了,走了!”
五六人便与后唐护卫官众人要擦肩而过了,这时的双方虽还没有身体接触可眼睛自然而视,目光皆不是好意。
那四五名后唐护卫官由于先有店小二拦路要食钱已经内气起了,现又有食客主动结账排挤加眼神上的不懈。
“什么是狂妄,什么是不怕事,”后唐护卫官中的人可开始挑事了,开始张口向察办处人员大喊大骂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老子吗?”
“滚,赶紧滚,不滚老子给你们好看!”
察办处几人见事起,心想好了,行了,这下可以动手了,事说到这里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话说察办处众人是接了圣旨皇命的,圣旨皇命是令众人监管啊,是压事非是主动挑事之,现好像有些察办处人员是在主动挑事,这可不是劝压事啊!
察办处的几人中可有人接话道:“食客吃饭不给钱难道说是白吃(痴)吗?是傻子吗?”
“要是白痴傻子偶吃不给钱还是可以的,哈哈!”
后唐护卫官几人听到了如此之话一下子酒劲似乎下去了许多,脑袋清醒了许多。
现众人的眼睛可都盯在了察办处人员的身上,已经把食饭结不结帐忘记了,脚步跟上了众人道:“好小子,你们是不想活了,不想出京都城了,”说话间可就有人伸手要抓察办处人员的腰身了。
察办处中的所有人可都心里明镜的很,就是教训后唐护卫官也不能在百姓店中动手,而且这还是一家刚刚开张的店,众人于是避过了护卫官的抓打,直奔于了大街之上!
双方人员可在京都城内的大街上对峙了,不管什么时期的人啊,做事情忙事物不一定相同,可爱看热闹是共同的,是一致的。
不时围观之人可就成圈了,可谓是在街道上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成了人墙。
闲言碎语不多说,察办处人员可不想拖时间,因为众人不想与刑部吏部官差发生冲突及接触,一旦有了接触身份真暴露了会都有麻烦,是不必要的麻烦啊!
必竟众人相对的是后唐护卫官,一旦真实身份暴露了,那就会使后唐特使汪齐天与朝堂发生矛盾,发难与朝堂!
一方狂妄自大,一方有备有意而来,打吧,先下手为强,混战开始了。
察办处方人员是精选的有武功之人,打那几名护卫官还是相对轻松的,不时就将后唐护卫官全部放倒了,至于伤嘛?
筋骨肋条断是正常,在重就不可能了,因为众人本身皆没有动兵器,最最主要的是还有圣旨皇命在上面压着哪,气一时消了罢了!
后唐护卫官可被打了,这消气的可不光是参与打斗之人,围观的百姓也发出了呐喊声,“好啊,打的好。”
还有个别百姓商家借机伸手动脚的,什么破菜帮子生活垃圾都上了几名护卫官的身。
“巡街官差来了,巡街官差来了,”这是围观百姓的叫喊声,事情已经这样了,众人的气一时也消了,还能怎么样?
众人只能在脱身前留下几句话了,对那几名躺在地上的后唐伤官道:“狗东西,你们算什么东西,如果以后在欺人在吃饭不给钱,见一次打一次,兄弟们走,出城,出城回家!”
所谓说“走,出城,出城回家”是给众人特意留下的,是在表明众人非京都城内之人,是向众人说此次打斗纯属巧合偶遇,是不留麻烦罢了!
当巡街官差到了,挤入到人群中见如此场面能怎么样,察办处人员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
巡街官差们也是西夏国人,平日早就对后唐护卫官们看不下眼了,是上有指令没办法罢了,惹不起罢了。
现见到了如此场面其内心也是高兴的,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开始维持现场气氛说劝问询情况之。
这事当然不会完,后唐特使的护卫官可集体挨打受难了,驿馆内的众人是要消停一阵子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嘛!
特使汪齐天可直接到了刑部衙门大堂,气势汹汹的开始指挥责备刑部人员了,其可没有提及事因事由,只提下属被打之事,是向刑部要结果,这还没有完,扬言刑部不给结果就告上朝堂。
橫 推 三 千 世界
刑部官员们对汪齐天能怎么样,一时只有忍让了,只能满口答应立派所有刑部探员处理此事了。
说破案,那能轻轻松松的破啊,线索在那里,官府之人可没有亲眼所见,线索出于百姓,百姓们谁不避之。
最后情况就是刑部多天无果,汪齐天将此事挑上了西夏国的朝堂之上。
女皇拓跋菲儿早知道了后唐护卫官们被察办处人员管制打之事,早有了应对汪齐天之策。
一时其坐在龙椅之上见后唐特使汪齐天还是那么的狂妄,于是道:“好,好,朕知道了,朕会下圣旨皇命的,会下圣旨皇命封赏提供事件见证者,提供事件线索者的!”
“事件出了迟早会有结果的,好吗,特使您看朕这样处理行不行啊,您满意吗?”
女皇拓跋菲儿所说之话只有其明白真正含义,那就是其说的“事件出了迟早会有结果的,”其内心知道“果”就是汪齐天你手下护卫官以后唐国国人身份欺压我西夏国子民,现在是你手下被打,以后很可能是连你都得挨打。
“果” 就是当你知道了结果那天可能就是你面临着要离开我西夏国国土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