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arb熱門小说 帝霸 厭筆蕭生- 第四百二十八章丰收 -p18ZLN
帝霸

小說帝霸帝霸
第四百二十八章丰收-p1
秋容晚雪他们跟随着李七夜,在夜海足足打了一个月的鱼,收获十分惊人,这一天,李七夜看了看天空,说道:“明天最后一网,然后我们就离开夜海。”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秋容晚雪心里面不由恼气,这个小鬼头竟然敢调戏她,实在是气人!要知道,她这个族长在雪影鬼族可是有着很高的威严,现在竟然被一个小鬼调戏,这怎么不让她气呢。
彭壮他们见族长与李七夜坐在一起,他们都交了一个眼色,立即转过身去,向另一边的远处望去,装聋作哑。
与兴奋的彭壮六小他们不同,作为族长的秋容晚雪她倒是能沉住气,她看着静如沉水一般坐在船头的李七夜,然后走了上去,在李七夜身边坐了下来。
昨天晚上的月票没有达到五更,萧生还是更新了,今天请大家多投月票,把昨天的月票补上!
然而,他却跟他们走在了一起,这让秋容晚雪在心里面推算着,她都很想知道李七夜跟他们走在一起究竟是有什么企图。
对于这个问题,李七夜笑了笑,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秋容晚雪。
“我们走吧。”李七夜看着平静无波的夜海,最后对大家说道。摆渡使按李七夜所说的方向,慢慢地摇着摆渡舟,慢慢地消失在夜海之中。
六小回过神来,都纷纷收鱼,此时六小激动得双手都打哆嗦,收鱼都不是那么利索。作为族长的秋容晚雪她可以说是一个沉稳的人,但是,此时她都不免兴奋,她都不由兴奋得脸色发红,这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
在这个时候,虽然秋容晚雪震撼夜阳鱼的丰收,但是她心里面除了兴奋与不可思议之外,同时也不免多了几分的警惕。
秋容晚雪庄容地说道:“夜阳鱼哪里有那么容易捉,这都是李公子的功劳,知道没有。”虽然她心里面对于李七夜有很多的疑问,但是,李七夜能他们带来如此多的好处,秋容晚雪还是把这个恩情记于心中的。
她在心里面不怎么相信李七夜所说的这种直觉,她总觉得李七夜有什么秘密没有说出来,同时,她心里面也很奇怪,李七夜究竟是怎么知道夜阳鱼出现在时间地点呢。
与彭壮六小不同的是,作为族长的秋容晚雪随着一天天的丰收,她心里面有着很多的疑问,随着每一天大丰收,秋容晚雪并不怎么相信这是李七夜的直觉,她认为这里面一定有原因,但是,具体是什么原因,她也搞不懂。
按道理来说,他们没有什么东西好让李七夜窥视的,他们雪影鬼族只不过是小族而己,说宝物他们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惊世之宝,说功法,他们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绝世功法。
“直觉,只是直觉而己。”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不知道怎么了,在夜海呆了十几天,突然有了一种直觉,好像能感觉到海中的夜阳鱼一样。”
相比起六小来,作为族长的秋容晚雪可没有那么容易相信李七夜这样的话,族长终究是族长,见识也不一样。
秋容晚雪如此一说,彭壮立即不敢再谈这样的话题,吐了吐舌头,闭上嘴巴。
“原来是天生的呀。”六小也觉得这种说法可信,不然怎么解释李七夜能感受到夜阳鱼呢!
按道理来说,他们没有什么东西好让李七夜窥视的,他们雪影鬼族只不过是小族而己,说宝物他们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惊世之宝,说功法,他们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绝世功法。
这是秋容晚雪心里面很大的疑问,这个疑问不下于为什么李七夜能那么神奇地预测夜阳鱼出现的地方。
烏龍大巫師
彭壮他们可没有李七夜这么大胆,他们都不敢说话,都装作没听到,看向另一边。
秋容晚雪仔细想起来,似乎他们雪影鬼族没有什么东西好让李七夜所窥视的,若是他把用在他们身上的精力放在大教疆国或者帝统仙门之上,只怕他能得到更多的回报。
秋容晚雪摇头说道:“这个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传说慧都城的执念不能来这里,他们不是真正的鬼,也不是生灵,他们是没有肉体的存在,有传言说,如果酆都城的执念若是来夜海,他们的执念就会立即消失。”
“我,我是一百零七尾。”唯一的女弟子兴奋得跳了起来,忍不住抱着李七夜,兴奋得亲了一口李七夜的脸颊,高兴在说道:“李兄,你太了不起了!”
像李七夜拥有这样的本事,能准确地预测到夜阳鱼出现的海域,若是他投靠帝统仙门的话,绝对会被视为上宾。
秋容晚雪脸一红,摇头说道:“免了——”她心里面都不由有些气恼,在这段时间李七夜还很乖巧,现在竟然敢调戏她了,这小鬼头未免胆子也太大了吧。
秋容晚雪脸一红,摇头说道:“免了——”她心里面都不由有些气恼,在这段时间李七夜还很乖巧,现在竟然敢调戏她了,这小鬼头未免胆子也太大了吧。
“既然你错过机会,那就算了。”李七夜笑盈盈地说道。
秋容晚雪脸一红,摇头说道:“免了——”她心里面都不由有些气恼,在这段时间李七夜还很乖巧,现在竟然敢调戏她了,这小鬼头未免胆子也太大了吧。
六小中唯一的女弟子却不由好奇,再谈起刚才的话题,问道:“既然夜海就在酆都城之内,为什么酆都城的鬼不亲自来捉夜阳鱼呢。”
彭壮都想开口问李七夜,不过秋容晚雪对六小轻轻地摇了摇手,示意他们不要打扰李七夜,这才让六小沉住气,继续屏住呼吸,盯着海面。
这是秋容晚雪心里面很大的疑问,这个疑问不下于为什么李七夜能那么神奇地预测夜阳鱼出现的地方。
李七夜笑着说道:“骗你们干什么,我自小就有一种特别敏感的直觉,在一个地方呆久了,能感受到一些东西。”
“收网,要快!”网刚撒下去,李七夜大喝道,同时,他已经把自己的网收起来了。
她在心里面不怎么相信李七夜所说的这种直觉,她总觉得李七夜有什么秘密没有说出来,同时,她心里面也很奇怪,李七夜究竟是怎么知道夜阳鱼出现在时间地点呢。
秋容晚雪他们跟随着李七夜,在夜海足足打了一个月的鱼,收获十分惊人,这一天,李七夜看了看天空,说道:“明天最后一网,然后我们就离开夜海。”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夜阳鱼,一网下去,那简直就是要吓死人!不要说是秋容晚雪他们,若是外人看到了,这一网都能吓死很多人。
相比起六小来,作为族长的秋容晚雪可没有那么容易相信李七夜这样的话,族长终究是族长,见识也不一样。
“好——”彭壮六小兴奋地跳了起来,他们已经拥有了很多的夜阳鱼了,他们都不由跃跃欲试,想上岸去,与酆都城的居民交易,说不定能换到惊世的宝物。
至于彭壮六小则是沉浸在兴奋之中,好不容易,彭壮都忍不住问道:“李兄,你这是怎么知道哪里有夜阳鱼可以捕的,你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对于这个问题,李七夜笑了笑,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秋容晚雪。
与彭壮六小不同的是,作为族长的秋容晚雪随着一天天的丰收,她心里面有着很多的疑问,随着每一天大丰收,秋容晚雪并不怎么相信这是李七夜的直觉,她认为这里面一定有原因,但是,具体是什么原因,她也搞不懂。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夜阳鱼,一网下去,那简直就是要吓死人!不要说是秋容晚雪他们,若是外人看到了,这一网都能吓死很多人。
“我,我是一百零七尾。”唯一的女弟子兴奋得跳了起来,忍不住抱着李七夜,兴奋得亲了一口李七夜的脸颊,高兴在说道:“李兄,你太了不起了!”
“我的天呀,我,我,我一共有八十六尾。”当大家收好了自己的夜阳鱼之后,一个弟子一数自己这一网的夜阳鱼,不由兴奋得大叫一声。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夜阳鱼,一网下去,那简直就是要吓死人!不要说是秋容晚雪他们,若是外人看到了,这一网都能吓死很多人。
“夜阳鱼这么好捉,为什么酆都城的居民不会来捉呢。”好一段日子大丰收,彭壮不由奇怪地说道。
“我们走吧。”李七夜看着平静无波的夜海,最后对大家说道。摆渡使按李七夜所说的方向,慢慢地摇着摆渡舟,慢慢地消失在夜海之中。
相比起六小来,作为族长的秋容晚雪可没有那么容易相信李七夜这样的话,族长终究是族长,见识也不一样。
“下网!”六小再次盯着海面的时候,李七夜突然大喝一声,他速度如闪电一样,瞬间撒下了网。
仙夢
在这个时候,虽然秋容晚雪震撼夜阳鱼的丰收,但是她心里面除了兴奋与不可思议之外,同时也不免多了几分的警惕。
秋容晚雪脸一红,摇头说道:“免了——”她心里面都不由有些气恼,在这段时间李七夜还很乖巧,现在竟然敢调戏她了,这小鬼头未免胆子也太大了吧。
与彭壮六小不同的是,作为族长的秋容晚雪随着一天天的丰收,她心里面有着很多的疑问,随着每一天大丰收,秋容晚雪并不怎么相信这是李七夜的直觉,她认为这里面一定有原因,但是,具体是什么原因,她也搞不懂。
接下的日子来,李七夜一次又一次的更换海域,李七夜每换一次海域都是大丰收,似乎在这一片神秘无比的海域之中没有什么能逃得过李七夜的双眼一样。
“彭壮,不可胡说。”秋容晚雪沉声地说道。作为族长的她,虽然才三十光景,但是在雪影鬼族却拥有很高的威严。
“我,我是一百零七尾。”唯一的女弟子兴奋得跳了起来,忍不住抱着李七夜,兴奋得亲了一口李七夜的脸颊,高兴在说道:“李兄,你太了不起了!”
彭壮六小完全是浸醉了兴奋之中,在他们看来,李七夜的直觉实在是太神奇了,可惜,在他们看来这样直觉乃是天生独有的,否则他们都渴望这样的直沉。
曹賊
“既然你错过机会,那就算了。”李七夜笑盈盈地说道。
“既然你错过机会,那就算了。”李七夜笑盈盈地说道。
时间在流逝,两个时辰过去了,李七夜依然还是没有动,依然是盯着海面,足足过了两个时候,李七夜依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在盯着海面,这让彭壮他们都有些沉不住气了。
“夜阳鱼这么好捉,为什么酆都城的居民不会来捉呢。”好一段日子大丰收,彭壮不由奇怪地说道。
秋容晚雪他们跟随着李七夜,在夜海足足打了一个月的鱼,收获十分惊人,这一天,李七夜看了看天空,说道:“明天最后一网,然后我们就离开夜海。”
“你这是非礼我呀。”李七夜笑盈盈地摇头说道。
秋容晚雪庄容地说道:“夜阳鱼哪里有那么容易捉,这都是李公子的功劳,知道没有。”虽然她心里面对于李七夜有很多的疑问,但是,李七夜能他们带来如此多的好处,秋容晚雪还是把这个恩情记于心中的。
秋容晚雪如此一说,彭壮立即不敢再谈这样的话题,吐了吐舌头,闭上嘴巴。
“真的假的?”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六小都不由将信将疑,怎么他们就没有这样的直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