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天鸿道人颇感兴趣道:“利用邪神么,试试也是无妨,就算无用也没什么。”
灵都道人道:“要是真能给那方大阵施加压力,倒是可以照此施为,赢道友既然早有准备,那就尽快安排。”
孤阳子道:“府库之中的东西需用多少你可自取,不必再来禀告。”
宛如
赢冲打一个稽首,化身便散了去。
而他正身这里,则是唤了那白衣童子过来,对着那前方光幕之中的万曜冲星大阵一指,道:“我需攻此阵,需要你们相助。”
不待那白衣童子开口,他先将那些祭炼好的丹丸取出,交托给了那白衣童子,并道:“这些东西你先是拿去。”
白衣童子看了看,摇头道:“不够。”
赢冲道:“是不够,但非是让你们破开大阵,只是稍稍迷惑下阵中之人,使之生乱当是无碍吧?
若是多杀的一人,或者破阵,那我自会予你更多,还有这等丹丸乃是那寰阳派所炼,如今寰阳派已至,我两派乃是盟友,我也唯有与之会面,才能取拿到更多丹丸给你们。”
地下城之逆转干坤 龙卷风
白衣童子呆滞片刻,才摇头道:“不好,大饼不吃。”
赢冲知他所说“大饼”是说他在“画大饼”,他也不介意,缓缓道:“我非是画饼,你需明白,此前你们加入我们,那就已是站在一处了。
只有我等在,你们才能在,若我不存,天夏腾出手来,你们也是难存,你们帮我,亦是在帮自己,若是你们认为与自己没有关系,那我也不会强求。”
白衣童子又是现出呆滞神色,这一次时间的时间却是比较长,随后才道:“帮你们,帮自己。”
赢冲点了点头,又指了指小童手中的丹丸,道:“既然你们是帮自己了,那么此物其实就不用给你们了,现在我交托给了你,是否也可以让你们做更多的事了?”
白衣童子想了想,点了点头。
赢冲道:“好,东西我就不拿回来,就当赠给你们了,以此表我之诚意,”
白衣童子道:“好。”
赢冲道:“那便尽快吧。”
白衣童子身影一个晃动,便从他眼前凭空消失。
而在此时,虚空之中则似有涟漪波荡,若是有功行高深之人望去,便可瞧见,有不少邪神正从虚空深处往表层而来,并逐渐向外散发出各种邪秽之气。
悬天道宫之外,一道金符朝此过来,值守弟子上前接住,看过之后,立刻疾步来至殿中,在通禀之后,来至林廷执座前,躬身行礼道:“老师,邪神似有异动。”
林廷执点了点头,道:“早便知晓此辈不会就此甘心。”
对于邪神,天夏修士之前遇到了几次,此辈隐隐与上宸天有所联合,在正式攻伐此派之际,玄廷自然不会不把这个变数考虑进去。而万曜大阵那里可谓是重中之重,不容有失,廷上也是一直在做着防备。
林廷执化得一具分身出来,来至云海法坛之上,他看了下虚空,便对着此间一众弟子言道:“撒布雷网。”
众弟子齐声称是,纷纷运法一推,便有一枚枚银丸落去虚空之中,其一到外层,似若被一股无形之力牵引,恰好是落在了那万曜冲星大阵之外,随后纷纷有白光闪电洒开,彼此互相牵连,在远观来,那里好似编织出了一道白茫茫的雷网,并好若海浪表面一般跳跃泛动着。
这也是玄廷用了不少宝材祭炼出来的法器,邪神最畏惧的无疑是清穹之气,可他们暂时抽调不出更多,只能用此等清雷代替,不求克敌,只求阻碍。
对于邪神而言,虚空就好比是汪洋大海,其可在下方潜渡,并任意去到某一处。
但是这一层雷网密布下来,却是能够令其暂时突破不到表层中来,至少无法到达大阵之中。
若是强行穿渡,那也只会陷入其中,此辈便能突破,那也是许久之后事了,玄廷到时可以视情形而选择是继续加固,还是设法击杀。
而此刻阵中诸玄尊在得知了玄廷通传后,才知道有邪神来袭,施呈通过阵机对毕明言道:“果是被张守正料中了,还好玄廷早有防备,这般我等无需再用意在外,能够继续阻挡两界通道了。”
毕明道:“邪神背后也似有大能,玄廷也此刻分不出来太多力量顾我,我等还需小心。”
寫手的古代體驗手劄 彈劍聽禪
仙极 翔舞
三入豪門:罪愛流離
施呈道:“道友提醒的是,战局未定,何时都不能大意。”
林廷执在雷网洒出去后,又是看了一会儿,知此间暂时无碍,他又往上宸天那里望有一眼,从寰阳派骤然发力再到邪神此番异动,无疑这几方势力之间有办法可得沟通。
若是能遮绝虚空,使上宸天这里无法看到外间,他们便可在暗中来回调运力量,那这一战就好打多了,可惜青灵天枝无处不在,不可能完全遮住,目前也只能这般排布了。
而此刻在虚空之中,陈白宵以元神一时崩散为代价抵御了张御那一道“斩诸绝”,终于是摆脱了“擒光”之术的拘束,然则此刻,那第二道剑光却又是杀至。
冥王傳說之光之子 林瑞雪
所幸此前代价未曾白白付出,他一握手中之剑,剑身之上泛起一道玄妙光华,挥手往外一架,剑上之光与袭来剑光一撞,双双寂灭。
他手腕一转,对着到来的第三道剑光斩去,同样将之消弭而去,但在后面,却还有更多的剑光正在向他杀来。
但在时候,随着寄虚之地的神气补益,他的元神已是从方才恢复了过来,却是从身躯之中穿透而出,同样是对张御也是斩出一剑。
其从开始到现在不停在挥剑之中,不知什么时候便当触动“无间胜”的玄机,故张御也无法无视这一剑,玄机易蜕主动相迎,与之一撞,两两消散。
不过这么一来,原本绵绵不绝的剑势也是为之稍缓,陈白宵接连斩灭余下剑势,获得了一丝喘息,至此其人化解一场危局,两人重又回到开始对峙之时。
张御立定虚空,双眸凝视前方,方才他只是在验证自身的想法,同时设法逼出其人更多暗藏手段。
他见陈白宵剑光起落之间,就可叫袭来剑势破灭,这应该是三十六剑上生神之一的“玄沉寂”的化用,此剑攻袭倒不如何,但祭剑一起,便能够斩却任何外来之力。
其人能用这一门神通,说明曾经见过精擅这一门剑法的剑修,再加上之前所用,已是展现出来了数门剑上生神了,从“元乘变”特点来看,这些剑主应当都是败在其人手下了。
但这并不见得说是此人剑法最为高明,身为寰阳三宿主之一,此人可是有“炼空劫阳”这等镇道之宝可用的,斗法较技,可并不见得单纯只会用剑法与人较量。
而与那些剑修比起来,他其实也不是什么纯粹的剑修,不过今日一战,他持剑在手后,却是能从剑身之上感受那传递回来的一股烈烈激荡的剑气。
他横剑在前,伸手一抚剑脊,言道:“今日,当展汝之锋芒。”
言毕,手腕一振,手中蝉鸣剑一个振动,霎时分化出了一十二道剑光,每一道剑光皆如手中之剑,每一剑都可斩出“斩诸绝”之势!
比起对面展现的各种剑上玄妙,他这等剑上生神不需用什么变化,只需斩出去就是了!
此刻他挥剑一斩,一十二道剑光以超光绝影之势向着前方斩来!
陈白宵见此神情一变,方才他已是领教了斩诸绝的厉害,每一道都是势强力猛,且又迅逾电光,现在却是一十二道齐至,只看那排列虚空的剑光,便令人生出无从招架之感。
这里通常正确的战术选择对攻,以免下来遭遇到更强更为猛烈的攻势,可遍数三十六剑上生神之术,虽然各有变化,可敢在正面与“斩诸绝“对拼的也只得一二罢了,他却并不掌握这般剑法。
故在那剑光还未斩来之际,他伸手一按身旁的玄玉剑匣,此物沉闷一震,自里面飞出成百上千飞剑,一同迎上了那一十二道剑光,而在他催动之下,每一柄剑上都是附着上了“玄沉寂”的变化。
飞剑与剑光正面相冲,仿若激荡起一道道虚空闪电,快速生出,又快速熄灭,斩诸绝之势也是在碰撞之中逐渐消解。
不过这对陈白宵负担极大,他犹如白玉砌筑的身躯之上渐渐生出了裂纹,并从颈脖处蔓延了半边脸颊之上,可见有瓷玉般的细微碎片掉落下来。
只是那过来一十二道剑光不是单纯剑气,乃是分化之剑,在支撑之力不曾消失之前,每一柄都相当于是蝉鸣剑本身,上面的力量可以削减,那剑光本身却不能被如此消除,故是凭空一转之后,又是齐齐回首一斩!
一念蚀爱
陈白宵继续往剑匣之中按运法力,无尽飞剑从中飞出,往前方剑光迎去,而他身上裂纹则是变得更多更深。
但此刻他却是心中庆幸,张御没有什么剑法上的变化,更没有什么迂回分击之策,只是正面来攻,让他应对起来相对简单。
————
然而他正如此想时,他忽然眼前一凝,却见一道更为猛烈的剑光劈开虚空,从中撕开剑幕,张御浑身星光冲霄,袖袍飘飘,持剑踏阵而来,竟从重重阵中直透而入,于顷刻之间至他身前,而后挥剑一斩!
剑光过处,身首两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