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
周琛带人去妓院却扑了空,林邦彦已然不知去向,却不知此刻的他正与姜琰清在客栈的上房内翻云覆雨,倒凤颠鸾。许久之后,林邦彦才酣畅淋漓起身,由床榻上下来。
他瞥了眼床幔后的姜琰清,调笑道:“寨主这一计还真是心狠手辣,千山暮可是你的亲侄女,你就真不怕林云墨报复?”
姜琰清未着寸缕侧身而卧,姿态勾魂撩人,她阴仄仄的笑道:“母债子偿,天经地义,再说了,千山暮可是林云墨心头肉,她若有闪失,可不是要了林云墨的命,算起来,妾身也是间接的扶持了二皇子你呢!”
林邦彦暧昧的一笑,语气里掺杂着敷衍:“那如此,邦彦便先谢谢寨主了!”顿了顿,他颇有些不安的问道:“寨主,你确定,本皇子不会有事?我怎么觉得提心吊胆的呢!”
说话的功夫,林邦彦已穿戴齐整,忐忑的在房中踱着步。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殿下如此懦弱如何成就大事?”姜琰清讥讽道。
“好!本皇子就豁出去,以身做饵,望寨主不要食言,到时候可要出手救我!”林邦彦嘴角勾起嗜血的笑意,语气里透着胁迫“若寨主见死不救,那,棠梨可就…”
“什么!”姜琰清闻听此言一下子由床上一跃而起,切齿的嘶吼道“你,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将梨儿怎样了?”
林邦彦整了整衣襟的褶皱,漫不经心的说道:“本皇子将棠梨藏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倘若本皇子能安然无恙,全身而退,棠梨也便无恙,若是…”他冷笑一声,眼神里透着阴鸷暴虐:“寨主,你懂得!”
我不是小贼
我來自阿斯嘉德
他说罢,便推门迈步而出,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么共享荣华,要么玉石俱焚,谁也逃不掉!
姜琰清低低的嘶吼着,大力捶着床榻发泄着,原以为这林邦彦是个任人拿捏的草包,却不想,临了给她来了这么一手,真是大意了!
宁王府的后院,千山暮迷迷糊糊一觉醒来,见林云墨仍旧守在软榻前未曾离去,眼眸里是浓的化不开的忧伤,她轻声笑道:“你不要担心我,别忘了…我可是狐族嫡公主…,是有九条命的!”
“什么九条命?不许乱说!”林云墨哑声道,伸手紧紧的握住了她,天气炎热,而她纤细的指尖却是凉意岑岑。
千山暮莞尔笑道:“白昼曾说过的,我是九尾狐,是有…九条命的…”她喃喃的说着,渐渐声音呐若蚊蝇:“我想着,若是可以…这九条命…都给你!”
“不要说了!”林云墨低吼道,心口犹如撕裂般疼痛起来,低头深深地吻住了她,一直想着将世间所有美好都给她,为何却总是事与愿违。
难道真的是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異界之超級戰天 混沌太子
“公主!”柳梦离本不想搅扰两人,可是事情太不寻常,她等的实在心焦。
林云墨面色沉沉,扬眉问道:“怎么了?”
柳梦离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对千山暮道:“公主,自午后开始,小白便不停凄厉的嘶叫,还把芷兰的手给咬了,这一会又开始发疯的撞笼子了,可如何是好?”
“快,快扶我去看看!”千山暮心急如焚。
林云墨按下她,柔声道:“你别动,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刚要迈步走开,周琛闪进院内抱拳行礼:“殿下,属下已将二皇子押到前厅!”
林云墨想了想,转身看着千山暮,温柔的说道:“我先一下前厅马上便回,记着,等我回来,我还有话想对你讲呢,一定要等我回来!”
“好!”千山暮妩媚的一笑“快去吧,我等你回来便是!”
重生之铁血八
林云墨这才转身离去。
“公主…”柳梦离欲言又止,见千山暮容颜竟如此憔悴,心中很是难受。
千山暮却是毫不在意的说道:“过来扶我一把,都躺了一天了,实在无趣的很。”
柳梦离慌忙伸过手去搀扶她,却不想她刚一沾地,钻心的刺痛便由小腿席卷而上,她咬了咬牙,猛的用力抓紧了柳梦离的胳膊,硬撑着站了起来。
顧少撩妻無下限:女人躺下,別動
“公主,你,是不是腿疼…”柳梦离脸色一变,心口哆嗦着,颤声道:“难道,是…换日的反噬?”
千山暮怔怔的看向她,许久才黯然道:“大概是吧…”
柳梦离急得出了满身汗,却故作镇静的笑道:“没事的公主,熬过这三日便好了…我,我扶你再躺下?”
“无碍,你扶我慢慢走走好了!”千山暮笑吟吟轻松的说着,双腿却是沉重异常,举步艰难。
阳光灼热明亮,扑洒在那一池湖水上,微起的涟漪里晃着点点金光,闪得人头晕。
花墙上缠绕攀缘着茑萝,细长光滑的茎杆上生满了茂密而又浓绿的枝叶,星星点点嫣红色,莹白色的小花点缀其间。
数点寒芒遮掩在暗影丛中,箭矢急如流星,破空而过,千山暮目光骤然凝聚,闪躲已然来不及了,在柳梦离凄厉的惊叫中,流矢狠厉的穿透了千山暮隆起的小腹。
眼前漆黑一片,看不清前方的路,她在无限的下坠,几乎快要坠到最底层了。
隱婚是門技術活
是谁在哭?如此悲伤,她听的好心痛。
恍惚间,又回到了最初的那片斑斓的梦境里。
女總裁的特殊男秘
绿草萋萋的原野,连绵起伏的山峦,一个慈眉善目的女人远远的在向她招手,喊她过去,那不是娘吗?她欣喜的想要奔过去。
却不想眼前突然现出另一个女子来,她一身素衣,淡蓝色的眼眸,绝色倾城,隐隐有些似曾相识。
“孩子,快回去!”说着,猛的推了她一下,她便一下子由黑暗里清醒过来。
嘴中苦涩的草药味久久不散,撕心裂肺的疼痛将她彻底吞噬,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拼命向外挤压着,她疼的近乎绝望崩溃。
耳边隐隐传来惊呼声,又是什么在飞速的流逝着,身体轻飘飘,空荡荡的。
寒意由四面八方袭来,真的好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