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小說推薦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曹延,你以神庙的力量结合命运神权,试图改变这一战的结果,想法不错,但这一战牵扯到两位神王,你现在的力量,并不足以对其形成决定性的影响。”
生命之母眺望战场,声音低沉。
火血
曹延之前也考虑过同样的问题,但做了总比什么也不做强,而且看两大神王的交手过程,效果明显不错。
不过生命之母的说法,让曹延和阿撒兹勒等人心头顿时浮现出一丝不祥。
这时,战场上形势变化。
光明之主演化的亿万道光芒,忽尔收缩汇聚,光芒的亮度反而开始减弱,变得莹润柔和,最终只剩下细细的一缕微光,在虚空中伸缩明灭,如有生命。
当这一缕光芒出现,所有观战的人都涌生出一个奇妙的念头,就是宇宙间没有任何物质,能阻碍这一缕光芒的照耀。
它的存在,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是恒定且不可更改的。
超神大軍閥
“这就是起源之光,宇宙间初始的第一缕光,承载着众生对光明的向往。光明之主已经熔炼起源之光入体,与神魂相合,初步转化彼此间的形态,当他更进一步便能和起源之光深度契合,不分彼此,晋升永恒。”生命之母说。
同一刻,泰坦神王的身躯又一次增长,高达千丈,巍然如山,体外的混沌气息犹如长河奔腾。
此时,起源之光蓦然冲向泰坦神王。
看似微弱的光晕,竟然穿透了泰坦神王体外的混沌壁垒。
晚风许你凉 琉璃and浅忆
光明之主的身形重现,已经站在了体量磅礴的泰坦神王眉心前方。
泰坦神王翻手抽出,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涌向光明之主。
“你的力量很强,但在起源之光的照耀下,一切都是虚幻和短暂的。”光明之主语速平缓,如同在诉说真理。
时间仿佛静止了。
光明之主单臂前探,掌缘有光曦吞吐,刹那间透过泰坦神王的防御,刺入了他的额头。
咔嚓!
碎裂声中,泰坦神王的眉心塌陷。
这一刻,曹延心里涌起了无尽的悲怆。
封王傳奇 北漓南歌
他改变的只是这一战的过程,却没能改变结果。
光明之主在出手的最后一刻,往曹延和生命之母等人聚集的方向看了一眼,讥讽之色一掠而过。
眉心碎裂的刹那,泰坦神王似乎也在往曹延等人的方向注视,目光平静决绝。
他的身体表面倏然浮现出千百枚混沌浇筑的秩序符号,而后整个身体砰然炸裂。
“你敢……”
光明之主的怒喝声淹没在混沌崩裂的巨响中。
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宇宙最初的爆炸运动当中,泰坦神王以死为代价推动的力量,瞬间扩散,混沌气息冲涌而出。
周边一片混乱,观战的人群,系数被涌动的混沌席卷覆盖。
我能看见贬值率
不过这散逸的混沌,破坏力并不强,其威力全都集中在中间那一点。
元素之王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蛮荒星域,发生爆炸的核心处。
那里悄无声息。
好一会儿,才有一缕微光浮现,徐徐落回了光明神系的方向,显化出光明之主的身影。
他不仅击杀了泰坦神王,且凭借起源之光,承受了泰坦神王最后的攻击,成为神王之战的胜利者。
观战的人群中,虚空神系的众神破开空间壁,开始迅速撤离。
他们被神王之战展现出来的力量所惊,选择了撤走,规避光明之主的威势。
网红号上,气氛沉默。
形势的转变太快了,泰坦神王居然就这么死了!
“城主,我们也该走了!”有天空之城的神祇谏言。
曹延沉声道:“神王最后引发的混沌爆炸,蕴含着破灭一切的力量,光明之主首当其冲,别说他还没正式进入永恒,就算是永恒强者,面对一位神王的自爆,也不该毫发无损。
光明之主此刻必有伤在身……我想赌一把。”
阿撒兹勒等人皆面露惊色。
这种时刻,曹延居然有赌命的勇气。
曹延眼神明亮,话落便破开虚空,准备跨入其中。
不过生命之母伸手虚拂,一股力量牢牢的压住了他的动作。
“光明之主确实受了伤,而且很严重,但其力量仍远在你之上。你要知道,泰坦神王分解神躯,断送了最后一丝生机的目的,是为了给你,给天空之城,给泰坦神族争取时间和生存的机会。”生命之母道。
“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光明之主当面杀了泰坦神王,老子是忍不了,不去干他我能憋死。”曹延啐了口吐沫,恶狠狠道。
有些事能苟,有些则不能。
要是在眼睁睁看着泰坦神王被杀后,选择逃走,这件事就会像是吞了只死耗子,曹延得恶心一辈子。
“生命之母,你准备袖手旁观,或者选择撤走?从另一个角度看,神王的死,为我们争取到的是一个难得的机会,现在不干他,要等到什么时候?”
生命之母沉默,她只是生命之母本尊的分身,即便光明之主被重创,她同样没有和光明之主争锋的把握。
但曹延的话确实对她有所触动,让她有了一瞬间的犹豫。
“我跟你一起行动,生死何惧?”
阿撒兹勒一如既往,首先站出来支持老铁的决定。
“我觉得应该再等等,曹延你将黑暗源珠还我,我很快就能唤醒暗之龙,到时候再出手不迟。”至暗之神道。
星空之主没说话,却是默默站到了曹延身畔。
—————
网红号上,泰坦神族一共有十一名泰坦,皆是神色悲愤,听到曹延要去攻击光明之主,义无反顾走到他身后,簇拥而立。
————
光明神系。
格耶尔恭敬道:“天父,泰坦神王已死,我们可以顺势诛杀异端势力天空之城,此正是良机,可以威慑各方……”
他话音未落,远处的网红号已经化作一缕流光,轰然往他们所在的位置撞了过来。
光明之舟外的虚空中涟漪弥漫,曹延,阿撒兹勒,生命之母,泰坦众神……破空而出,联袂对光明神系发起了攻击。
格耶尔一脸懵逼。
光明众神一脸懵逼。
包括光明之主都觉得意外,眉头微蹙。
木叶的白牙闪光 钓鱼黄瓜
附近区域,众多吃瓜群众也是各个懵逼。
在光明之主刚击杀了泰坦神王,获得大胜,光明众神气势如虹的一刻,天空之城反而先发起了攻势?!
于是形式翻转,又一次出人意料。
轰隆!
生命之母伸手虚拂,指端一条匹练也似的神辉刺出,击碎了光明之舟的护壁。
曹延等人势若猛虎,冲上了光明之舟。
战斗毫无转圜的爆发了,刚正面。
“生命之母,你要与我开战?!”光明之主震怒。
“咱们本来也不是一团和气,又不是没交过手。”生命之母哂道。
她已经显化出蛇身,人首蜕化,变成了一只巨蛇的脑袋。
大蛇盘空,庞大无边。
嗤!
蛇首吐信,急卷光明之主。
阿撒兹勒,泰坦众神,天空之城的众多神祇,陆续和十二主神接战。
好死不死的是格耶尔个倒霉蛋,曹延径直冲向赫拉,他正好站在赫拉身边,装逼道:“曹延你找死!”
曹延怒叱一声,迎面出拳,格耶尔祭出的防御光壁,应拳破裂。
这货想躲闪已然来不及了,被曹延的拳力近身,就感觉眼前一黑,身形倒飞,口中鲜血狂涌,感觉自己要凉。
此时赫拉横身将格耶尔挡在身后,接下了曹延的攻势。
然而赫拉的动作突然变缓,措手不及的被蛋蛋释放粘滞之力所影响。
咔嚓!
曹延趁机出手,一道拳柱融合两大神权以及众魔宠之力,轰然涌出,无坚不摧。
赫拉强行挣脱了粘滞之力的影响,身形后撤,落足在甲板上的时候,嘴角血迹殷红,胸脯剧烈起伏。
附近有两名天使扑上来应援,被曹延连出两拳,瞬时头颅崩裂,倒地惨死。
曹延带人冲过来,搏的是生死,各个宛若恶虎,杀意沸腾。
双方甫一接触,就有多人或死或伤,光明之舟顿时便被血色染红。
周围船舰上的天使,和天空之城的飞龙骑士也对冲在一起,厮杀声震动星域。
战斗惨烈。
观战的人群却是看的热血沸腾。
这次的神王之战形势不断翻转,每每出人意料,让瓜众们惊喜莫名。尤其曹老板是真牛逼,对光明神系也是说干就干,妥妥的大魔王气质。
赫拉和曹延攻势起落,如电芒闪烁,顷刻间已是碰撞了千百次。
蓦地,曹延不闪不避的生受了赫拉一击,却也趁机再次击中赫拉。
虚空中,同时还有一缕阴影掠过,赫拉躲闪的稍慢,额头便浮现出一抹血痕,只差毫厘便被蛋蛋所杀!
“你居然突破到了主神巅峰?!”
短暂的交手,让赫拉确定了曹延的境界,心里的惊骇有如海潮,汹涌起伏,一浪高过一浪。
另一侧,生命之母和光明之主已经打穿了空间壁,进入时空深处,消失不见。
弃妇逃婚:撒旦请自爱
这时,观战的人群后方,之前撤走的虚空神系,居然又折返了回来。
他们是看出光明神系和天空神系的交锋,有机可趁,遂改变了之前撤离的决定。
不久之后,虚空神系竟也加入战斗,对光明神系发起了攻击。
各处位置,战端四起,彻底进入无序状态。
形势的变化,出乎所有人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