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的是目瞪口呆,纷纷表情悚然的看着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黄洪,心里忍不住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是什么情况?
从黄洪上台到下台,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如果抛开那些口舌之争的时间,单算他与肖舜动手的画面,其中过程只维持了短短几秒而已。
几秒钟的时间,肖舜竟然就能够将望月宗排名前三的高手给击落下台,这实力端的是有些耸人听闻了啊!
更让人难以释怀的是,刚才黄洪还是施展了望月玄功的情况下,即便是铆足了劲儿做足了准备,却依然无法在古战台上坚持一时片刻!
联想到这里,已经有不少人感觉浑身冰凉,看向肖舜的目光,也从一开始的不屑变得有些敬畏了起来。
肖舜自从进入昆仑后,表现的其实都算是有些低调了,即便之前在宗门大比上高光了片刻,但是在宗门高徒眼里,依旧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角色。
然而,此时这个不入流的角色,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将一位宗门高徒给一剑败退,此等实力是不得不让人正视啊!
黑道千金混校园 凤舞
未来之符文镂刻师 山月
不久之前,大家伙还在思考剑一为什么要主动避战呢,可通过刚才黄山被击败的一幕,众人心中终于是有所顿悟。
此时此刻,望月宗高徒的脸上,几乎是铁青一片。
黄山刚才扬言要抬手镇压肖舜的话语还言犹在耳,可最后出现的结果却是那样的令人出乎意料。
肖舜此举,无疑是在望月宗高徒脸上狠狠的扇了一耳光,让他们的锐气短时锐减了不少。
只可惜,肖舜并不打算就此收手,而是当着众人的面,冲擂台下那帮望月宗弟子们勾了勾手指头,不可一世道:“下一位!”
嚣张,的确嚣张!
无限转职 夜殁龙
是可忍孰不可忍,望月宗另外两位师兄顿时是怒从中来,看向肖舜的目光宛如刀片一般锋利,几乎要将其寸寸的切割下来,方能消解心中之恨!
“嗡!”
虚空一声轻颤,望月宗二师兄赫然出现在了擂台边缘。
站定步伐后,他的目光与肖舜寸步不让的对视着。
“伤我师弟,今日定要让你遭受极刑之苦!”
口头上的威胁,对于肖舜而言从来就没有什么好值得在意的,他只是淡淡的回了句:“有什么招儿,尽管使出来吧。”
肖舜此刻表现的越是淡然,对于望月宗弟子而言就越是恼火。
当胸中怒火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便会引来一种极为可怕的爆发,就如同这位二师兄一样!
又是一轮偌大的圆盘浮空而出,那银白色的光芒几乎在瞬间便将古战台笼罩在了其中。
不得不说,这二师兄果然是二师兄,既然能够瞬间便将望月玄功施展出来,让肖舜没有任何提前动手破局的机会。
一片朦胧月光中,二师兄自信满满的笑了起来。
“呵呵,三师弟刚才尚未催发玄功之妙,便被你一剑捣毁了月星,此番面对我,你却根本没有任何先手的机会,所以还是等着在环境之中品尝惨死的滋味吧!”
肖舜对于望月宗的了解,远比对其余宗门要多的做,在领教过好几次望月玄功的威力后,他更是有了一套破解的办法。
望月玄功虽然神妙无比,但起根源却主要是在月星之上,只要能够将施术者脑后的那道月轮给破坏,那么玄功就没有任何发挥作用的机会。
也正因如此,他刚才才会在黄洪试图启动望月玄功的时候主动出击,将对方的月星给直接破坏。
但此时,望月宗二师兄却根本不给肖舜这样的机会,利用自己对望月玄功的了解,竟然直接瞬发此等不世功法!
见肖舜目光炯炯的看向自己,望月宗二师兄戏谑不已的勾了勾嘴角,脸上摆出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情,居高临下的说着。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害怕?”肖舜微笑着摇了摇头,旋即紧了紧手中的八尺勾玉剑:“虽然望月玄功很强,但是凭你之手施展出来,想要困住我,却也是痴心妄想!”
话音刚落,八尺勾玉剑上金光爆闪,旋即犹如一道金色闪电一般脱手而出,重重的射向不远处的结界。
玉出藍田 舒格
“没用的,别白费力气了,入我环境之中,你的一切都将会被无限削弱,这把剑虽然厉害,但是在这儿却不足以发挥十分之五的功效,你还是乖乖等……”
最后一个字还没来得急说出口,二师兄耳畔便听到了一声爆响,那声音就如同是碎裂的玻璃一般,咔咔吱吱的好不恼人。
定睛一看,他顿时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原来,那让他自信无比的幻境结界,此刻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寸寸开裂着,看瞅着就要彻底分崩离析。
而造成这一切的,真是那柄通体泛着金光的宝剑。
迷途的高跟鞋 贝琴茨露
身体内一阵气血翻涌,二师兄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嘴角缓缓溢出了一道血痕。
饶是如此,但他却丝毫没有顾忌自己的伤势,而是怔怔的看着眼前发生一幕,不敢置信的说着:“这怎么可能?”
话音刚落,二师兄脑后的月星喷的一声被爆碎开来。
旋即,他整个人也是从半空中跌落在地,早已人事不省。
黑萌王爺凰謀妃
古战台内,顿时鸦雀无声。
众人的目光一会儿看看云淡风轻的肖舜,一会儿有看看躺在地上身形狼狈的剑宗二师兄,脸上的表情是要多复杂有多复杂。
今天发生在肖舜身上的意外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先是剑一主动避开,而后又是黄洪被一剑击败,现在又是剑宗二师兄给力挫于台上。
抛开与剑一那一场战斗,肖舜几乎是以不可战胜的姿态,拿下了至于两场战斗的胜利。
最恐怖的是,众人甚至还感觉他根本就没有使什么劲儿!
没办法,主要是这两轮下来,肖舜赢的实在是太轻松了,轻松到简直就是跟吃饭喝水一样,这那里是什么宗门大比,完全就是一边倒的表演赛么!
至此,望月宗这次参加宗门打败的三位人选已经有两人败下阵来,若是最后大师兄无法扭转乾坤,那么望月宗就即将步刀阁剑宗的后尘,成为第三个被淘汰的宗门。
望月宗大师兄此时是倍感压力,他万万没有料到肖舜竟然如此强悍,他甚至一开始都不觉得自己会有机会上台,但现在确实不得不站在擂台上,面对肖舜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