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顾谨遇很欣慰,最起码苏慕白很担心他,丝毫不少于担心他小妹此时的病情。
他心里好受了许多,嗯了一声道:“我等你们。”
刚挂了电话,苏慕林来了微信消息。
苏慕林:“别瞎想,你比安诺强多了。就算我小妹真的短暂性失忆,只要你真喜欢我小妹,不愁我小妹不喜欢你。”
苏慕乔:“老板,要坚强啊!我小妹就那磨人的性子,我们七个哪个没被她虐过心,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她肯定还能记起你的,我可没见过我小妹对谁有对你上心。”
顾谨遇看完之后,嗯,一身轻松。
别说假失忆,就是真失忆又如何?
他有七个大舅子撑腰!
再不济,他按照原先的计划,主动追求她不就行了吗?
就她那色迷心窍没出息的,他不说勾勾手指头就能轻易撩到她,稍微出卖下色相,她还能跑得掉?
孤星战天下 醉幽影
顾谨遇心情好了,走到卫生间门口,敲门,“许言,你掉马桶里出不来了吗?”
“我马上好!”许言弹跳而起,做戏做全套,冲了马桶洗了手才出去。
内心很慌啊,聊八卦他有一套,演戏……他跟他二哥都不是好手。
“小妹,你感觉好点没有?”许言直接挤在安诺身边,将他挤开。
他是唯一一个目睹全过程的人,怎么可能给的了安诺好脸色。
安诺起开,站在一旁,想了想,帮苏慕许倒了温开水。
苏慕许知道四表哥擅长演女人的性感妩媚娇俏可爱,但论起现场发挥随机应变的演技,他可不太行。
所以,她直接说头晕,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了。
许言松了一口气,搬来椅子,守在小妹身边,想着演戏费脑子,干脆往床边一趴,也睡了。
顾谨遇在卫生间里,坐在马桶上,看着许家另外三个发来的微信,心情更加的好。
他还没开始正大光明的宠爱他们家小妹,他们已经这般体谅他顾及他的感受,纷纷安慰他,他真的很欣慰啊!
有那么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真没想到被一个团宠爱上,一不小心也当了一下团宠。
这感觉,不错。
尤其是许铎,不但安慰他,还鼓励他。
“顾谨遇,你别几把瞎想,听见没有?如果我小妹真失忆了,我一定想办法让她记起你!我特么虽然看不惯你装逼高冷不知好歹的样子,但除了你,满宁城我还真找不出一个能让我放心把我小妹交付于他的人。你小子给我好好的,等我过去了再说。”
看了一遍又一遍,顾谨遇感动的都快哭了。
不过,他觉得大可不必。
因为,过了这阵子,许铎还会是像之前一样,见了他就跟被点着了一样,噼里啪啦的炸。
顾谨遇待在卫生间里不出去,不想看到安诺那窃喜激动的嘴脸。
有什么好激动的,几声安诺哥哥就把他喊飘了,他要是听听许许说他真是个妖孽,怕不是原地嫉妒到身亡。
小屁孩,没见识!
血奴雲遊記 伊夜星空
在心底吐槽了小屁孩,顾谨遇就想起了唐乾,那孩子还在住院,他才去了又走,也不知道有没有闹脾气。
他那帮弟兄,一半不服他的,他一走,指不定煽风点火了。
大宝宝情商低,在信任他维护他这方面却是坚定不移毫不动摇,很令人欣慰。
外面一片安静,有许言在,顾谨遇也不怕安诺会占到便宜,便给唐乾发了消息。
顾谨遇:“唐乾,你嫂子她出了车祸,我得陪着她,你好好配合治疗。”
唐乾:“严重吗?”
顾谨遇:“撞到了头,有点脑震荡,还在观察。你不用担心,照顾好你自己,好好休息,其他的先别管,管好你的兄弟们就行。”
唐乾:“好。”
放下手机,唐乾看向在玩牌的八个人,敲了敲床边的柜子,待他们都看过来时,很严肃的说道:“嫂子好不好玩不知道,但我嫂子肯定很重要,是我哥的命。”
八人愣怔,不明白他们家老大突然说这话干什么,顿了顿,纷纷附和。
他们看不惯顾谨遇是一回事,对自己家老大,那是说什么听什么。
唐乾:“以后对我哥尊敬点。”
八人:“……”
唐乾:“我的命是他给的。”
八人:“……”
唐乾:“钱也是他给的。”
犬夜叉之發妖剎羅
这事儿,手下们不知道,一想到近来吃吃喝喝都是花的他们看不惯的人给的,那感觉,不爽。
唐乾自顾自的道:“跟着我哥,有糖吃,有钱赚。”
仙幻江湖
那可不么,要不他们老大也不会那么给顾谨遇面子。
八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想回国也有三年了,虽然任务越来越少,钱也赚的少,有那么点憋屈吧,但好在命都在。
近来还有点想成家立业的念头。
“我喜欢我哥。”唐乾忽然说道。
八人再一次怔住,定定的看着唐乾。
这话可就值得深究了啊!
哪种喜欢?
阎罗恶少的不乖妻
唐乾不说话了,喝了甜甜的蜂蜜水,往被窝里一钻,侧过身去,睡觉。
八个人牌也不打了,面面相觑,纷纷出了病房。
一番商量后,都认为他们家老大只是依赖信任顾谨遇,绝对不是那种喜欢,不然不会说他嫂子是他哥的命。
老大的命是顾谨遇给的,他们的命等于是老大给的,这么一算,不给顾谨遇面子,是挺那什么的。
于是,八个人一致决定,看在能哄老大高兴和赚钱的份上,就不跟顾谨遇那个装逼男计较了。
顾谨遇自然是不知道还有这一出的,一直在卫生间里待着,直到许辰他们赶过来,他才出来。
许辰刚开口,但见顾谨遇红着眼睛,脸也是刚洗过的,怀疑他刚刚哭过,为了不被他们发现,特意洗的脸。
想要说的话,梗在了喉中。
“哥!”本就装睡的许言听见动静,装了一会儿,醒过神来,往许辰怀里扑。
许辰跟见了鬼似的躲开,看着许言因为扑了个空趴到了空着的病床上,对顾谨遇说:“会没事的。”
顾谨遇嘴唇微颤,一副要哭又忍着不哭的样子,幽怨的瞅了安诺一眼,愤愤道:“怎么可能没事,你是没看见安诺有多开心许许把我给忘了。”
安诺脸上一热,心思被人戳破,多少有点羞恼:“顾总,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是许许忘了你,又不是我让她骂你的,你冲我发火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