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蓝阳阳感觉薇薇安怪怪的,和之前傲慢的态度截然相反。
没等她开口,薇薇安又说:“阳阳宝贝,我爱你哦~不要忘了,我爱你~”
然后,她就挂掉了电话。
蓝阳阳欲哭无泪。
午睡被人叫起来陪吃下午茶和已经到了楼下却说不吃了,哪个更惨?
没办法,蓝阳阳只能调头回家。
翌日,薇薇安说她的拍摄团队下午就能到,上午先去公司看看样品,带着模特去试几身。
嫡妃策
蓝阳阳心想能早点把工作做好,那自然是极好的,十分欣慰的答应了,又开车去酒店接她。
但是,薇薇安的态度一改以前,变得十分谦逊,竟主动当起了司机,还介绍起了这个模特。
“阳阳宝贝,今天我们这个模特,你也是认识的,是你们这非常有名的大明星,他的名字叫郎祁辰。”薇薇安一边开车,露出讨好的笑容。
蓝阳阳一听,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郎祁辰因为之前绯闻的事情,闹的特别凶,就算是道歉了,很多粉丝也不买账,还被路人群嘲,所以公司不是已经把他雪藏了吗?前段时间他还来求自己呢,怎么这么快就复出了?
蓝阳阳心中疑惑,等到了公司,果然看见了郎祁辰的保姆车停在楼下。
车窗降了一半,郎祁辰坐在里边,穿着一件连帽的黑色卫衣,带着帽子和口罩,露出一双桃花眼,冲着她露出笑容,像是挑衅一般。
蓝阳阳没搭理他,而是领着他们几个去了衣帽间。
公司有专门建设一个巨大的衣帽间,用来储藏品牌所有的衣服样品,设计师王聪也十分爱护这里,经常独自过来打扫,他还说没有灵感的时候,回到衣帽间里坐上片刻,能够给予自己启发。
王聪在衣帽间门口等他们,领着他们进去之后,做了非常详细的解释,并帮助郎祁辰挑选衣服,选了几件本季度的新款,也是高定。
但郎祁辰由始至终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很不配合,待王聪把衣服拿给他,让他试一下的时候,他一脸的鄙夷,“这衣服也太丑了,哪个憨批设计师的作品,这么垃圾,也好意思让我穿。”
他不仅不给面子,还很没素质,别说是王聪了,就连蓝阳阳这个不懂设计的人,听了都觉得生气,一旁的薇薇安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郎祁辰,你是不是脑子有点毛病?”蓝阳阳怒骂道,她实在是忍不了,“有毛病就赶紧去看医生,别搁这跟疯狗一样乱咬人。”
郎祁辰也不恼,只是轻笑一声,仍旧吊儿郎当的,“死肥婆,别仗着我求过你,就把自己当回事了,把小爷我惹怒了,你这破公司都得倒闭!”
“哟哟哟,把你给能的,我还真就不信你能让我的公司倒闭!”蓝阳阳翻了个白眼,“像你这种劣迹艺人,早晚要糊的,你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郎祁辰又嘲讽她之前见死不救,现在她高攀不上,蓝阳阳说他就是个卖艺的,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两个人吵的不可开交,几欲动手。
郎祁辰的小助理忍不住劝了几句,就连王聪都看不下去了,劝了起来,然后薇薇安也加入了,终于把他们也劝停了下来。
薇薇安拉着郎祁辰,十分无奈的说:“哦~我的郎先生,这次的合作非常重要,希望您不要搞砸了,我们现在开始试穿衣服,好吧?”
郎祁辰终归还是要吃饭的,只能拿着衣服先去了试衣间。
趁这功夫,蓝阳阳赶紧给应殊然打了个电话,问问究竟。
“喂,姐。”
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点疲惫,蓝阳阳低声问:“你最近还好吗?还难过吗?”
篤定 夏茗悠
“没事了,我有工作要做,还有毕业论文要写,挺忙的,根本没时间想其他的。”
他这么说,蓝阳阳就明白,肯定是又想了。
“过去的就过去了,对了你有没有去相亲?”
“没有。”应殊然艰难的吐出两个字,“还不是很想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所以,只能让咱妈失望了。”
“我支持你!”蓝阳阳毫不犹豫的说,“弟弟,不管怎么样,我永远支持你!”
“谢谢姐。”那头的应殊然,心情终于觉得好了些,露出了少见的笑容,“你给我打电话,不会只是为了安慰我吧?”
“嘿嘿。”蓝阳阳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想跟你打听个事,海星娱乐最大的股东是应氏,对吗?”
壹夜悍妃:王妃爆笑馴夫記
“嗯。”
“那个郎祁辰,不是被雪藏了吗?怎么又复出了,还要拍杂志。”
“姐,这个我还真知道。原先海星娱乐的决定就是把他雪藏,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有个娱乐公司要挖他,替他支付了巨额的违约金。不仅如此,还给了他很多非常好的资源。”
蓝阳阳一听,更就奇怪了,郎祁辰这个垃圾,竟然有公司挖他?现在的人,为了挣钱真是毫无底线!
“那个公司叫什么?”她又问。
重生种田:娇嫩农妻驯悍夫 流氓小小兔
“好像叫什么银河娱乐,是个刚成立两年的新公司,但短短两年时间已经打造了十几位人气巨高的流量明星,可能对方也是看中了郎祁辰的人气吧。”
蓝阳阳忍不住嘲讽说:“郎祁辰这个人品,再高的人气都没用,迟早要完蛋。”
“姐说的是。”应殊然连忙附和,“今晚有没有时间,我想请姐姐吃顿饭!”
“干嘛?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瞧你说的,我是这种人吗?我就是想请姐姐吃饭,好姐姐赏个脸呗?”
“不好意思啊,你姐姐我很忙的,没空!”蓝阳阳果断挂掉电话。
她看薇薇安在跟王聪聊天,小助理也在旁边聆听,一副认真学习的样子。
重生月老 化玄
蓝阳阳走到了试衣间外边,敲了两下门,里边就传来郎祁辰不耐烦的声音,“催什么催,马上!”
“喂,跟你打听个事情呗?”蓝阳阳倚在门口,双手环胸。
郎祁辰一愣,倒是搞不懂她的路数了,“什么事?”
“夏月萱,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蓝阳阳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夏月萱已经离开了郎祁辰,不然他不会找跟夏月萱长得很像的女人,以解相思之苦。
可不知道夏月萱究竟去哪儿了,或许她的狂热爱好者郎祁辰会知道。
郎祁辰更加不懂了,疑惑道:“死肥婆,你究竟在打什么坏主意?我才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