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稻草人站到了King的面前。
对于这个刚刚自己自言自语中的主角突然出现,King对于自己那一句“傀儡”似乎毫无歉意,“啊,你来了?”
稻草人的性格不会让他说出“你好像不欢迎我”“我为什么不能来”这种废话。
他看了一眼站在他身边的白色假稻草人,这个忠实的傀儡却有着自主运动的能力,也同样转过头来侧着脸看着稻草人。
在他的瞳孔中,各种数据在不停的运转着。
观察已经成为了这些AI他们的本能……没错,是“他们”,不是“他”,眼前这个傀儡个体并非单独意义上的存在而是一群的整体数据整合纵向拼合起来的整体。
这个家伙是AI ,而且是高级的AI,是伊格尼斯,或者说不完整的伊格尼斯。
与那六只代表着各自怪兽属性的伊格尼斯们不同。
伊格尼斯的创造,是依据着原始AI和伊格尼斯算法,对塑造性极强的孩子们进行观测,从而形成了独立并完整的个体。
而这些AI的造物,却并非对着某个单独的对象观测,他们的观测对象是全人类。
大街小巷上的监控摄像,联网的云数码相机拍照,甚至那些家用电器上未打开甚至从未使用过的摄像头……
只要有镜头的地方,都是它们观测人类的窗口,在link vrains这个完整的世界之下,它们潜伏着,对人类进行观(shi)察(jian),并以此作为框架和信息,不断完善自己。
所以,观察、学习、拷贝、完善自己就成为了他们的本能。
用“团簇AI”来形容或是明明他们这种AI与伊格尼斯之间的过渡体,也许再合适不过了。
这些AI与漆原他们也不一样。
在这些白色的AI观察并完善自己的同时,一些对他们而言可有可无的信息会被他们自动排除,作为垃圾信息散落在link vrains的角落。
而这些海量的AI每天观察人类和完善自己的进化活动所产生的数据垃圾是海量到难以想象的。
漆原他们同样作为非独立的造物,是link vrains世界中因为过于海量的垃圾堆叠和遗漏算法的补充所产生的简单智慧型电子界生物。
双面王爷残颜妃 雪潋紫心
比起他们而言,要下级得多。
謹以吾生獻給妳
如果说漆原他们是七拼八凑如同合成怪和科学怪人一样的残次品,那么这些家伙,就是精雕细琢出来,可以使用,可以接受命令并自我完成进化的高智能AI。
稻草人身上那海量的数据,在他们看来就像是一场饕餮盛宴,如此庞大的数据,想要复制下来就要时时刻刻的观察,但是越是观察就越是一眼看不到边际。
如果这些AI有着生物一样的本能,也许他们会离得稻草人远远的,因为这种庞大到没有边际的数据对于生物的本能而言,就意味着危险。
但是他们没有生物的本能,只有简单智慧的他们,在复制信息并完善自己的同时,也在不断进化。
不嫁豪門:前夫太霸道
肉眼可见的状态下,那个在观察着稻草人的团簇AI身上的白色在逐渐蜕去。
稻草人从那个假稻草人身上收回了目光,抬起了一团被粗暴的扭成一团的数据,递给了King。
“你的任务,五年来七支队伍,一百四十七个怪物的信息全部都在这里了。”
那团烂糟糟的数据中传来了未知的哀嚎和悲鸣,以及绝望的嚎呼,在King的光环的笼罩下,那团数据被理清了顺序,吵闹声渐渐消失了,随后化作一道道数据流,融入了King的光环中。
光环再度扩大了几分,聊胜于无。
这些垃圾数据堆积成的怪兽拼凑成的人类,比起这些团簇AI来说要危险的多,一方面他们不可控,他们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与真正的人类相差太多。
一旦爆发冲突,他们的存在就会立刻显得与众不同,到时候,他们就会成为这个“虚拟世界”中人开眼理解世界的窗口。
所以他们是不稳定因素,不要说一百人,哪怕上千人,对于SOL公司而言都必须排除。
天坑世界
撿個喪屍玩養成 夢玄天
能做到这一点的,除了一个世界的守护者之外,那就只剩下世界的破坏者了。
“一百多人?同时被你杀死了?而且是从现实世界?”King问道。
稻草人身后,马头人、咸鱼、狗头人的身影一一浮现,又被他收了起来。
能够分身就是这么了不起,如果突然袭击的话,一些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数据直接撕裂了。
这一次,稻草人放弃了悠闲的行动,因为没有比今天更好的机会了。
“我记得警察派出了人手一直在盯梢那些人吧?”King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机会下手的?”
稻草人身侧,一道光屏忽然间展开,是link vrains主要区域,也就是娱乐区现在的场面。
无数的人哀嚎着,怒骂着,在菜单上指指点点,抱在一起互相安慰或者是干脆抱头痛哭。
“这是……”
“我不信你不知道。”稻草人干脆的说道。
眼前的King能掌控link vrains中发生的一切,娱乐区自然不在话下,早在团簇AI与血色牧羊人决斗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link vrains世界中发生的事情。
“呵……”鲍曼与莱特宁关闭了link vrains世界的出口,将近十万人无法登出link vrains,造成的恐慌几乎是爆炸式的,无论是这边的现实世界还是虚拟世界,都乱做了一团。
所以在“现实中”暗中保护那些目标的警力就会被调去其他地方,给了稻草人机会将那些怪物改造人一网打尽。
心思一转就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King暗笑一声。
“辛苦你了。”King的面前再度打开了几道光屏,playmaker与莱特宁双方的形象出现在了屏幕中。
“一起来看演出如何?”
“没时间。”
稻草人身后,那只假稻草人身上的白色尽数褪去,他的外观已经和真正的稻草人有九成相似了。
“比起那些人,”稻草人指着屏幕中被困在link vrains中的十万人,“这些人不想办法吸收掉吗?”
“那是十万人,不是几百人,”King说道,“如果一口气失踪了太多人的话,SOL公司再怎么家大业大也承受不起损失。”
稻草人不说话,只是静静的昂着头盯着King看。
那些小怪物堆积成的人类,不要说只有一百多人,哪怕是上千人,只要成为了King的绊脚石,King都会毫不犹豫的排除。
更不要提十万人……对于King来说,十万人的消失,他可以眼睛眨都不眨,当人类对于他而言只是一个数字的时候,他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人类的死活。
唯一要在意的是,十万人失去意识,对于SOL公司的影响也不小,而SOL公司是King掌控世界的窗口,万一这个窗口出现问题,对于King来说也是个麻烦。
不过,虽然十万人看起来数量庞大,但是要让其中一部分合理的消失,反而非常简单。
因为莱特宁和鲍曼他们刚刚就在做这件事。
他们之前在吸收那一万人的数据,此刻已经被它们吸收得七七八八了,而这个时候,他们关闭了link vrains的登出口,为的是什么,让King对于他自己的猜想有些迫不及待。
这就是稻草人仰着头看King并且沉默的原因。
他知道King对于link vrains中的事情无所不知,这个掌控欲极强并且有着极大野心的人,对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然而,盯着King看了许久,King却依然默不作声,似乎King已经陷入了playmaker那边发生的有趣决斗中。
于是,稻草人转身离去。
而在稻草人离去之后,那个团簇AI彻底褪去了身上的白色,变得与稻草人一模一样。
他从决斗盘中拿出一张白板的卡片,双眼目不转睛的仔细端详着,不一会儿,白色中一片扭曲,随后,变为了一张融合怪兽卡。
那张卡被团簇AI举起,朝着King的方向递了过去。
卡片化作一道数据流,飞到了King的面前,随后展开,显露出了那张卡片的真身。
“哼哼哼……”King忽然间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种数据能收集得到,看起来,我的儿子,在离家的这些年里经历了不少事情啊?”
痛苦吗?悲伤吗?
但,那又与我何干呢?
只不过这个儿子比较“好用”罢了,既然好用,那么就先暂时用着,然后用团簇AI继续去收集他身上的“力量”!
在黑白的异色格下方,大批大批的白色凝胶滚动着,朝着稻草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那是一场复制粘贴的饕餮盛宴,完美到拓下来就能直接使用高级数据,团簇AI们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般,将稻草人当做了主目标。
与此同时,在另一侧,playmaker他们也遭遇了一些挫折。
从通道中出来的一瞬间,他们就进入了另一个空间,而原本跟在身后的同伴也消失不见了。
莱特宁的陷阱第一时间显露了威力,将他们拖入了各自的战场,不得不进入了各自为战的状态。
而playmaker和艾所抵达的地方,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站场。
“这是……”
看着脚下的红色砖石广场,以及广场前方那拼合的巨大屏幕,以及围绕在广场周围的高大建筑。
眼前的一切都看着十分熟悉……不,已经不是熟悉可以形容的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Playmaker看着空无一人的广场,环顾一圈后又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现在的样子,很好,还是playmaker,那就说明了这里依然是link vrains,自己并没有回到现实。
“这里不就是DEN城的中心广场吗?”艾说道,“你和草薙酱卖热狗的主要商场?”
“嗯。”playmaker点点头,眼中带着警惕。
“小心点,很有可能是莱特宁的陷阱。”艾好心的提醒道。
Playmaker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这是当然……”
在进入通道后场景从link vrains回到了自己经常呆着的DEN城广场,莱特宁不是早有准备又是什么?
从另一侧观察playmaker反应的莱特宁陷入了沉默,随后转过身,看向身后正向他走来的那个高大人影。
“你准备好了吗?鲍曼。”
“准备好了,”鲍曼的眼中无喜无悲,在经历了哈尔的“死亡”大彻大悟之后,他现在的状态让莱特宁看得十分满意,“我要去对付playmaker吗?”
“不,你有另外的任务,”莱特宁的目光重新看向在屏幕中四下张望的playmaker,“playmaker他另有对手。”
“另有对手?”鲍曼说道,“能作playmaker的对手的,还有谁?”
“一个能将他的希望、信仰、友谊全部摧垮的人!”莱特宁眯着眼睛说道。
就在这时,playmaker面前的空间泛起了道道涟漪,有一道人影在虚拟DEN城广场上现身,让playmaker和艾的眼睛缓缓睁大。